笔芳说

一个人静静地听完的一场民谣音乐会,到快要结束的时候,我的周围已经没有多少人了,他们应该都是有事很忙的人,我也很忙,但是总有一刻只想坐着,啥也不做。

一生只有那个时候才用的上的一句珍重